raybet官网_raybet雷竞技

大河网评复工复产释放高质量发展强大动能

连日来,中国正在建立起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运行秩序,有序推动复工复产。众多行业产能逐步回升,经济社会循环更加畅通。外国前政要、国际专家学者、金融界人士纷纷表示,中国有能力战胜疫情带来的挑战,作为“世界工厂”和“世界市场”,中国经济有巨大的韧性和潜力。他们对中国经济保持长期向好趋势充满信心。

影响有限,中国经济长期向好、高质量增长的基本面没有变。“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990865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70892元。中国有14亿多人口,有全球最大中等收入群体,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这也已决定了有充分的韧性来应对各种挑战。一个巨大的中国市场仍在那里,中国经济长期向好、高质量增长的基本面没有变。

从区域数据上看,城市地区比农村地区降幅更大。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5082元,实际下降12.5%。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6478元,实际下降13.5%;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3334元,实际下降10.7%。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一季度,我国GDP为20650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8%,其降幅创多年之最。由于数据的复杂性等,界定经济体中具体表现最差的数据并非一件易事。但如果从发展引擎即三驾马车的角度来看,则发现近年来一马当先的消费竟成为本次经济下滑的领跌板块。

从业态数据来看,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下降19.0%,与此同时,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名义下降16.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降幅更大。其中,餐饮收入6026亿元,下降44.3%;商品零售72553亿元,下降15.8%。

“在如今的网络时代,发放渠道非常便利,比如通过网络银行或微信支付宝等途径,每人限定一个可识别的ID,然后将消费补贴直接打到账户上,十分高效方便”,王玉珂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最重要的还是完全控制住疫情,在目前全民抗疫成果的基础上,建立一张更全面更高效更严密的防控网,彻底防止疫情扩散和反弹,从而尽快让人们可以安心地到户外活动,那么,消费就会迎来真正的春天。

复工复产,释放高质量发展强大动能。疫情防控不能松懈,复工复产同样不能迟缓。连日来,各地、各部门就在全力抓好疫情防控同时有序复工复产。据国务院国资委2月29日消息,目前央企复工率达91.7%,石油石化、通信、电力、交通运输等行业开工率超95%;在华外企复工率超80%;大型连锁超市开业率达95%;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率超30%。加大政策调节力度,有力有序复工复产,中国发展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动能正在充分释放。

困难不容低估,干劲不可松懈。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劳伦斯·库恩认为,疫情结束后中国经济将实现快速反弹。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经济社会发展正在加快恢复。可以肯定,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强化“六稳”举措,加大政策调节力度,以精准筹划的政策举措和稳扎稳打的实际行动,努力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我们一定能够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秦河)

“事实正是如此。消费不仅关系到中国经济的成色,更关系到广大的中小企业和个体户们,以及这背后亿万从业者和一个个家庭,在经济引擎中,消费降幅最大,这部分群体受到的影响最大”,在21日举办的全球疫情下的中国经济挑战与机遇论坛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更需要警惕的是,挑战还在后面。

睿意德CEO王玉珂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消费内部来看,尽管网络消费仍然保持相对较好的势头,如一季度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18536亿元,增长5.9%,其中吃类和用类商品分别增长32.7%和10.0%,但是从体量而言,线下实体消费依然是消费的主力,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

从引擎作用最大到跌幅最大,消费到底发生了什么具体的变动?

北京朝阳区劲松街道的一家鸭脖店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春节过后没多久他们就重新开张了,但生意一直不好,4月份随着疫情的缓解,经营有所起色,但客流量还是不大,总收入还不到去年的五成。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赵同录表示,一季度,消费、投资、出口三大需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带动经济出现负增长。其中,最终消费支出拉动GDP下降4.4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拉动GDP下降1.4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净出口拉动GDP下降1个百分点。

在本次疫情阻击战中,北京和湖北一直是防控的重点区域。谷雨节气过后,已是4月下旬5月在望,一年过去了近一半,但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在曾经的商业街区域,虽然又有些烟火气,但显然并没有昔日的气象。

但相比之下,消费复苏的势头逊色多了。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下降19.0%。其中,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6450亿元,下降15.8%,降幅比1-2月份收窄4.7个百分点;商品零售下降12.0%,降幅比1-2月份收窄5.6个百分点。尽管消费也有所恢复,但是其变动的幅度明显低于工业的升幅。

数据上的细微变动也能进一步印证这一点。虽然整个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8.4%。但是,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1%,降幅较1-2月份收窄12.4个百分点;环比增长32.13%,工业产出规模已接近去年同期水平,这显示工业的恢复状况较好。

政策对冲,为保持经济社会良好发展势头提供有力支撑。疫情发生以来,财政部门持续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出台减税降费等一揽子政策为企业纾困解难。诸如金融服务、租金减免和稳岗补贴等,一笔笔真金白银投向抗疫一线,一项项惠企惠民政策护航经济发展。在政策措施有效对冲下,我们有信心、有能力、也有条件将疫情的影响降到最低,保持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

自2014年以来,最终消费支出一直在我国经济增长中扮演着一马当先的角色,其对增长的贡献率和拉动值持续领先于资本形成、货物和服务净出口这两驾马车。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57.8%,而资本形成、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贡献率分别是31.2%和11%。

对此,姚洋表示,眼下全国正在复工复产,利用自动化生产条件、并做好防控措施,那么工业产能很快就能逐渐恢复,但对于第三产业,尤其是消费业而言,其整体的经营环境仍处于较大的困局。毕竟目前仍处于常态化的疫情防控中,人员流动频率大为降低,人们的消费意愿更低,外出消费减少。

百分点公司董事长兼CEO苏萌表示,短期加强刺激消费,中长期通过信息科技等新基建来发挥数字经济的价值,那么,中国经济将有望逐步得到复苏,另外还可赢得更可持续更高质量的增长。

姚洋表示,对于需要救助的低收入者和失业人口,可以直接发现金。对于中产阶级,发消费券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不过,现在很多城市发消费券采取打折的办法,如消费500元,补助100元消费券,这样让人觉得有点别扭,其实可以考虑按产品来发放消费券。此外,发放现金、消费券来提振消费存在一个乘数效应,可以拉动3到5倍的消费,如果人均发放1000元,就是1.4万亿元,那将具有相当可观的拉动效应。希望各级政府能继续扩大力度,包括考虑采取专项国债等方式来对人们进行消费补贴。

“消费大幅下降,居民可支配收入也出现大降,这些变化都是前所未有,再采取以前的刺激办法有可能会失灵”,姚洋认为,有些公共工程的经济收益率是很低的,在没有消费的情况下即使放松信贷、企业也没有强烈的信心去投资,经济中最困难的群体包括中小企业、低收入者、失业人口也难以享受到一些优惠政策,因此,目前的关键在于增加消费需求。

姚洋表示,这次经济下行和以往的经济下行是不一样的,改革开放之后经历过几轮经济下行,但从未有过消费下降,而且降幅如此之大,这一次经济下行最重要的是需求不足。一方面,这势必影响到消费行业及其广大从业者尤其是中低收入者;另一方面,从供应链的角度看,还将对工业产能产生一定的抑制,总之是消费不振经济难兴。

从马力最大反转到降幅最大

危中有机,“宅经济”释放消费上涨空间。疫情发生以来,交通、餐饮等一些行业受到的冲击较大。危中有机,网上购物、快递送餐等被点燃的“宅经济”就释放了新的消费上涨空间。京东到家数据就显示,春节防疫期间,全平台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70%,米面粮油、肉禽蛋奶、蔬菜水果和水饺馄饨等速冻食品均十分畅销。诸如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展现出了强大成长潜力。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赵同录表示,虽然疫情对居民消费冲击较大,居民消费受到抑制,但与此同时,政府加大了疫情防控支出,与政府消费支出相关的一般公共服务、国防、公共安全、教育以及卫生健康等财政支出同比仅略有下降。从长远来看,国内消费市场需求潜力巨大,而且政府会继续加大卫生健康等民生保障支出,推进各领域复工复产,这势必将对稳定内需、释放国内市场需求潜力发挥作用。

这意味着什么?在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并没有直接回答哪个数据下降最大,而是表示,眼下我国经济体中出现最大困难的是中小企业等市场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