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bet官网_raybet雷竞技

资艳萍委员深入一线建言基层

资艳萍委员——       深入一线 建言基层(代表委员履职故事)

近5亩的甘蔗地里,甘蔗要么被吃掉,要么被踩踏得东倒西歪,一片狼藉。这是一处被亚洲象破坏的甘蔗地。

上述思路,在就业这一“六稳”与“六保”的交集上可见一斑。

西双版纳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亚洲象的主要栖息地。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成立,使亚洲象及其栖息地的热带森林得到有效保护,亚洲象数量逐渐增加,但随之而来的“人象冲突”事件也频频发生。

资艳萍梳理了自2011年以来西双版纳发生的野生动物肇事案件,共有6133起,其中人员伤亡案322起,受损农户66963户,亚洲象是主要的肇事动物。

疫情期间许多行业受到冲击,对就业造成一系列阶段性困难。尽管5.9%的3月份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比上月下降0.3个百分点,但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副司长付凌晖直言,当前就业压力仍然较大。

一方面,要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财政政策方面,会议明确提及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等;货币政策方面则提出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

“只有深入基层,才能准确了解群众的实际困难,将群众的关切如实反映。”资艳萍说。

正如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所言,居民就业和基本民生问题要保障,收入才能稳定,后续消费回补才有空间;企业不因疫情短期冲击而破产离开市场,在产业链稳定基础上,未来恢复供给才不会有新的障碍;在疫情带来财政减收的情况下,唯有基层政府运转得力,才能有效解决复工复产和扩大内需中的具体问题,疏通经济回补的毛细血管。

医疗、文化、教育……看似“跨界”,实际上,资艳萍的每一条提案都是脚踏实地跑出来的。这些年,资艳萍的足迹几乎遍布整个西双版纳州。多年的履职经历让她坚信,在基层扎得越深,越能了解群众的诉求。

提案的准备工作从2019年6月份开始,一直到今年4月。为了将提案做得更扎实,资艳萍向林业部门专家请教咨询,与当地政府核实最新数据,最终拿出一份成熟提案,建议适当提高亚洲象等野生动物肇事、损害农作物、致人伤亡的补偿标准。

他介绍,3月份,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明显高于上年同期,就业人员规模比1月份下降6%以上,约18.3%的就业人员处于在职未上班状态。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等重点群体就业压力较大,全国外来农业户籍人口和20—24岁大专及以上人员调查失业率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今年一季度极不寻常,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从会议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中,不难看出眼下挑战之艰巨。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指出,在未来经济冲击还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把“六保”作为目标并不意味着工作压力减轻,也并非调低目标的体现,其重点在于坚持底线思维和底线管理。

牢固的经济基础是就业问题的“底盘”。面对冲击,唯有保护居民、企业、政府不受到持久性伤害,才能最大限度保存经济再生能力,这也是“六保”目的之所在。

资艳萍2013年起担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2018年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这么多年来,作为一名基层医务工作者,她提过提高乡村医生待遇的建议;作为少数民族基诺族的一员,她提过保护基诺族传统文化、加大少数民族地区教育资源倾斜力度等建议。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向记者表示,“六保”是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经济社会平稳运行的基础,是实现“六稳”的前提保障。因此,下阶段宏观政策要更大力度实施逆周期调节,提高财政政策的精准性和有效性,并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前提下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既要保护亚洲象,又要努力降低亚洲象肇事给群众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提高补偿标准迫在眉睫。”资艳萍决定,将这一问题写入提案,带到今年的大会上。

此外,“六保”还提及粮食能源安全。在疫情全球蔓延背景下,稳定农业生产保障粮食安全、扩大战略储备保障能源安全,这亦是强化底线思维,保持经济再生能力的重要内容。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文提出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诸建芳表示,在疫情对经济造成显著负面冲击下,既需要一揽子逆周期宏观对冲政策稳定总需求,更需要通过进一步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改善供给结构,提高经济潜在增速水平和全要素生产率,这也与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背景相符。(完)

“六稳”之后又有“六保”,相关目标任务应如何实现?对此,政治局会议给出了长短相济的答案。

大象肇事,谁来买单?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卫生院副院长资艳萍驱车近两个小时,顶着酷暑赶到邻县勐海的一个村寨,查看被破坏的甘蔗地。

“一旦公共卫生危机导致大规模失业,不仅会体现为经济危机,还有可能体现为社会危机。”刘元春强调,因此当前要把保就业、稳就业作为政策性目标,且必须充分认识到完成该任务的严峻性。

在当地生活多年,资艳萍知道西双版纳有专门的野生动物肇事补偿。她了解到,2019年的水稻补偿标准是每亩600元、玉米每亩400元、甘蔗每亩800元。“甘蔗每亩收入2000元,玉米每亩收入800元,而现行的标准只能补偿群众约一半损失,受益程度较低。”走访了3个村寨的受影响群众后,资艳萍得出了结论。

另一方面,要不失时机推动改革,善于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

经大象这么一折腾,农户会损失多少?资艳萍询问后得知,一亩甘蔗地的收入2000元左右,保守估计损失1万元以上。“这还没加上农户的成本,”资艳萍说,“农户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